02. 所謂無用的課

三年級的醫學課程,加了兩個同學都很討厭的科目:中醫與中文。前者尚算與醫學有點關係,後者更是無聊之至、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同學大多是這樣想的。

但是我卻對這兩科情有獨鍾,好像它們給了我一個自密密麻麻的課本、艱澀難明的科學理論喘息的機會。

我們都愛戲稱自己不是讀HKU(香港大學),而是讀LKSU(李嘉誠大學),就是取自我們醫學院親愛的贊助人。而這也的確有點根據,因為醫學生的課程、考試、假期等都和main campus(本部校園)的同學有點分別。(先不提牙醫學生,他們的假期更少,也比醫學生更自成一角。) 醫學生沒有GPA,考試只有distinction/pass/fail是其一。另外,因為醫學課程有一定的限制,我們所有的課堂都是既定的。換言之我們好像中學生那樣,沒有自己選擇科目的空間,只有根據校方的安排,每天八點半乖乖到達演講廳聽課。而大部分同學果真每天準時到達沙宣道,生怕會錯過講者的講解。

唯獨是中醫和中文,同學都樂於走堂──然後到圖書館裡繼續「搏盡」清lectures。為甚麼呢?明明全面的教育對醫學生有利無害,為甚麼同學都只偏愛上那些聽完下課後仍然一頭霧水的本科課堂,而對這些淺白易明、講者又學識豐富的課堂避之則吉呢?

後來我明白了,因為這些科目的知識並不包括在我們summative(期終考試)的考核範圍內。很有趣的,明明高中已經對死記硬背的考試反感到極,但這些公開考試的高材生到了醫學院,卻無奈的發現大學考試運作的模式相差無幾──都是靠背書和操past papers。可恨讀的範圍多、準備的時間卻遠遠不夠,從少自覺對考核內容運籌帷幄的同學只有犧牲掉這些「無聊」的課堂,再苦苦追逐已經越走越遠的課程進度。

起初我會不解,但現在我明白了,大家都只是身不由己而已。不是每一個同學都輕視中醫的價值(雖然也有少數是完全反感的),但他們在知識與考試中,選擇了後者。醫學院有這樣的能力,去將一個躍躍欲試的准大學生,磨礪成一個甘為「考試及格」而折腰的准醫生。但你不可以怪他們,因為對醫者來說,相比起這些旁枝,的確本科的知識更為重要。而為了可見的未來而努力,都是人之常情。

至於我,唯有在這些所謂無用的課後,再對著lecture notes搖頭嘆息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