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的功勞

發展中國家幾經辛苦才能完全消滅某些疾病,靠的就是疫苗;
發達國家的人民卻因種種奇怪的原因抗拒接種疫苗,不但抹殺前人的功勞,也令原可避免的惡夢再次出現。
每人都有自由沒錯,但首先不要成為無知又損人不利己的人吧。這行為已經不可以單用「不知者不罪」這個藉口來開脫了。
每次想到這點,我又會生氣非常,久久不能入睡。
(有沒有感受到我的怒氣👿

身分證號碼的用途

【冷知識分享】讀左public health先知好多野都關佢事,例如身分證號碼。

原來有身分證號碼辨別每個人既獨特身份,幫助到好多我地收集病人數據、整合病人病歷等貌似好基本既動作。同學之間有人來自非洲,話佢地既身份證係手寫既,好明顯就有好多漏洞,亦未必好似香港咁最後有check digit,防止他人盜用號碼。但情況都未差得過美國同日本,因為當地人無id number,所以醫療系統入面都無unique identifier既機制識別一個人。因為當地人對個人資料既警覺性好高,所以多年來都未能解決呢個問題。

打個比喻,要證明你既Google、Facebook、Instagram賬戶都係同一個人,就要靠你既電郵地址。但又點能夠證明呢個電郵係現實生活中,係你呢個人擁有呢?係香港,要證明唔同醫院、診所、母嬰健康院入面既醫療紀錄都係屬於同一個人,靠既就係我地習以為常既id no.喇~

不過呢件事其實同換身分證無關,嘻嘻

財富是健康的前提

有人說「健康比財富重要」,但現實卻是「財富是健康的前提」。一個人的社會經濟地位會影響他的食物選擇(快餐、茶餐廳總是比沙律便宜)、運動時間(工作都來不及,何來運動?)、健康狀況(居住環境、有沒有餘錢看醫生等,都是重要的決定因素),這是公認的公共衞生常識。

這也是「sugar tax / fat tax」具爭議性的原因:雖然徵稅是公共衞生中最行之有效的政策之一(如煙酒稅),但各國一直遲遲不為已被證實致肥的含糖飲料徵收稅項,就是因為這對低下階層的影響不合比例地高,未能重新分配資源之餘,也對他們不合理地不公。

這道理,是做政策的官員需要知道的吧?

70. 狙擊偽科學系列:驗血看子女未來的天賦?

近來見到某些育兒KOL收贊助費賣廣告,內容是透過昂貴的基因測試了解兒女的天賦,從而適當地培育他們的材能。我沒有養育小朋友的經驗,也非教育心理學的專家,不能評論這是否育養孩子最好的方法,但這種測試的科學基礎卻非常可圈可點。

我相信提供此類測試的公司不只一所,但所宣傳的產品理應大同小異,我們先以我在廣告内看到的公司「22 plus」作例子。

1. 有關聯不代表因果關係
公司網頁寫基因測試根據「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意指測試顯示的是「關聯」,並非因果關係。在普羅大眾的角度看來,兩者似乎分別不大。但是在科學上二者卻有天淵之別。例如多年前,有科學家研究一個國家的人均朱古力消耗量愈高,該國家就會出產愈多諾貝爾獎得獎者。這個研究也有科學根據啊,但是否代表吃朱古力會令你獲諾貝爾獎呢?當然不是,因為這個關聯中間有同時影響二者的因素(Confounder),我們需要把它們都考慮上,才能作出「二者有因果關係」的結論。同樣邏輯,只有association,沒有causation的研究支持下,這個測試的用處存疑。

2. 忽略環境因素的影響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這些所謂天賦的測試結果,本身沒有明確的定義,其解讀因人而異。有別於一般由單一基因問題引起的疾病,一個人的性格本身已經由多組基因所影響(multi-factorial),更遑論後天環境因素的角色了。「nature」和「nurture」兩者同樣重要,天賦也不是簡單做個基因測試就可以瞭解到的。

3. 道德問題
基因測試現仍有不少道德爭議,例如公司會如何處置客戶的個人基因資料。孩子的整套基因被存於資料庫裡,即是他的先天優勢和缺點都能被人存取,對孩子的私隱是極大的危險。到不久的將來,基因資料可能影響重大,小至因已知患上疾病的機會比其他人大而令保險保費增加,大至因而更難找到工作。為了父母一時的「好奇」,雙手奉上孩子的私隱,值得嗎?

4. 缺乏監管,真確性存疑
現時政府並無監察基因檢測公司的條例,業界也沒有內部規管的標準。不是說現況如此,但要說測試報告是完全杜撰出來,也並非不可能的事。這類測試價格不菲,營運卻只靠公司的良心,在我作為旁觀者看,結果十分不可靠。

— —

雖然我未為人母,但也明白媽媽育兒心切,不過在花錢進行此類基因測試前,必須先權衡利弊,免得墮入「偽科學」的圈套。普羅大衆對此類之著科學知名賺錢的公司也要小心,理應抱著批判的角度對待既得利益者所發放的資訊。

圖片來源:health.usnews.com

強制住院 = 非法禁錮?

承上題,如果一個精神病患者執意要自殺,有傷害自己既意圖,但唔肯求醫;override病人既決定強制住院,係咪就叫做「非法禁錮」呢?

比起用三言兩語指責現行制度,其實更應該思考背後包含既道德倫理問題。例如醫生其中兩條格言係「Do no harm (non-maleficence) 」同「Do good (beneficence)」,咁阻止企圖自殺者自殺,係侵犯佢地既人權,定係做緊一件好事呢?

另外要思考既係,有部分患者未必認同自己有病,儘管醫生確定病人既疹斷。呢種「lack of insight」,都係決定佢地能否為自己作出合理決定既因素之一。

下面share同班同學既一個真人真事經歷,以上情況唔係淨係醫生先會遇到,普通人都有可能經歷到。所以歡迎大家討論~

P.S. 比起多likes,見到多人comment比意見更多開心 ^^

精神病去污名化?

朋友send過黎問我意見。當然我自己有啲諗法啦,不過想問下各位讀者點睇呢?(以事論事,不計個人政黨立場)

傳送門: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

(我既睇法:呢個post係帶出左幾個具爭議性既議題,不過邏輯推進、前設同論據上都頗多missing gaps,令到作者立場唔清楚,好難作有建設性既討論

69. 當你所學的有一半將在五年内過期

醫學院的教授總喜歡掛在口邊的一句:「你們在醫學院學到的知識,有一半將會在你們畢業之時被推翻。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那一半究竟是甚麼。」無論對一般人還是醫學生來說,這句說話驟耳聽來可真駭人——政府人均投資過300萬元的醫學生,竟然有一半精力和腦力花費在即將過期的知識上?

稍微在網上搜尋一下,原來這句說話出自三四十年代的哈佛醫學院院長(註一)。當然這句話未經科學考證,「50%」這個比率大概也只是個粗略估計,但套用在如今的醫學世界,愚以為「雖不中亦不遠矣」。相比幾十年前,科技發展的速度可謂幾何級數增長(這也是個未經證實的數字,就當我用了個修辭手法)。以基因的研究發展為例,自Watson和Crick發現DNA的雙螺旋形結構,到現在我們已經完全知悉人類99%相似的基因圖譜,甚至能從一個人的全副基因得知其下半生有可能患上的疾病,當中相隔只有短短半個世紀。在全世界都能互相分享研究結果和資料的世代,在我們習醫的六年間,科學世界要迅速地推翻又接納新的論說,是絕對有可能的事。

所以,就像名校的入學試般,硬性的知識固然重要,但如何去搜尋資料和理解新知識,也是不可或缺的重點。有醫生上課時叮囑我們不要自大,六年的本科課程,只夠我們學習「醫學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medicine)、知道怎樣理解高級醫生的指示。也可能因為這個緣故,他們說醫學生的畢業試其實希望我們合格(designed to make you pass,註二),真正的困難嘛,在於畢業後的專科考試,那裡的合格率,才低得嚇人哩!

小島大學開設Problem-based learning,好像也是為了培養學生獨自找尋答案的能力。雖然這種學習模式在我學業繁忙、沒有時間自己找資料的時候,對我的知識增長沒有幫助,但我也因此認識和使用過PubMed、Medscape、UpToDate等平台,總算知道該在哪裡找到想要的資料。這在「所學知識有一半將會過期」的情況下,應該是十分重要的技能吧!這也是我在上篇《狙擊偽科學》一文中,對科學的真確性這麼重視的原因之一呢。

註一:根據哈佛醫學院網頁,他的原文是:"Half of what we are going to teach you is wrong, and half of it is right. Our problem is that we don’t know which half is which."

註二:道聽途說回來的消息說,香港的海外執業試(LMCHK)程度和醫學生的畢業試相若(待考證),但合格率卻比後者低得多。如果這事屬實,那這還是醫生的「山頭保護主義」嗎?

圖片來源:https://wire.ama-assn.org/…/educators-debate-methods-help-m…

面試考的東西

今朝早有朋友send比我,問我當年比人問左咩問題。利申先,成十年前既事,而家校長又轉左,我唔擔保以下資料準確性~

我印象中當年入學試無科普呢關,反而最印象深刻係要用普通話答最鍾意既卡通人物(我答左多啦A夢)。而英文要睇一段無字幕既黑白影片,之後要二對一咁答返有關影片既問題。從來都唔睇英文電視劇,小學時一本完整英文paperback novel都無讀過既我緊係完全睇唔明,我覺得係咩就自己亂作。英文第二部分係cloze passage,正正就係一篇總結影片內容既文章,我果時先知原來我答錯哂。

由幾年前大家熱議「蝦煮熟點解係紅色」開始,我已經周圍同人講,大家好似都捉錯重點。答案識唔識(我覺得)唔係最重要,當年問返入到黎既同學,都無咩邊個睇得明套影片。重要係遇到困難要點嘗試解決、就算真係唔識可以點解釋自己既思路、知道自己答錯可以點保持冷靜不被影響。

到中三做過一年面試helper,最印象深刻係有學生睇完英文影片之後因為唔識,所以係課室入面即場喊出黎,要老師同我地安慰、幫佢平伏情緒。呢啲係咪參加多幾個面試班就可以避免到既情況呢?應該就需要靠更長期咁培養逆境自處既能力喇,問題究竟實際問啲咩,唔一定係最重要既。

果年做helper就係新增左「科普」環節,聽負責既同學話,有條題目係「介紹對講機的運作原理」。各位讀者,你認為一個小六學生,點樣先可以答到呢條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