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從TSA到醫學院,我都沒進步過(上)

前陣子TSA應否取消一事鬧得沸哄哄,當中一個反對的原因是試卷不會發還學生,不能幫助考生從錯誤中學習。然後我發現,其實我現在的考試模式,其實和那個為人詬病的TSA差不了多少。

從前中學時候,「對卷」是我最喜歡的課節之一,一方面不用專心聽課,一方面又可以欣賞同學用林林總總的方法「求分」,煞是有趣。但大學的考試似乎都不會派卷(一個我上過的英文科common core除外),所以也就沒了那種得悉自己分數之際腎上腺素急升的感覺。考試成績公佈是考試後半年的事了,但我們得到的一紙成績單,都只是極簡單地表明考生的quartile,即是屬於全級的頭四分之一、或是之後的四分之一,如此類推。

本來如果我不是醫科生,考試的範圍也不會積累上去的話,我對這個安排也沒什麼所謂,反正out of sight, out of mind(眼不見為淨),考完試就沒有必要再停留在悲慘的過去啊。但是,當鼓勵我複習的動力,在於我知道我現在學習的,都與將來醫治病人時需要的知識息息相關,那我就會如此認真看待考試,認真到一個地步我想知道我錯在哪裡。

很多醫學的知識都是一步一步累積上去的,在preclinical years(理論部分)學的好像很不臨床、很不實際,但一定有它作為知識的「根基」的必要性吧。有時候要學的太多,記得住的太少;就算考試考過了,也不代表我心目中的答案就是正確啊。那,與其給我一個不代表甚麼的名次,不如告訴我錯在哪,就算沒有標準答案,都可以讓我糾正自己的錯處,從錯誤中學習嘛。否則,就算我很好學地會把我不清楚的問題弄清,我都會忽略掉一些我以為我懂的課題,一直錯下去啊。

考評局說「Assessment for learning」(評估促進學習)。沒錯,考試的壓力令我學習得更仔細,但考核後的feedback(回饋)才是令學生進步、超越自己的關鍵。一直埋頭在自己的學習之中,一定會有盲點,考試就是用最快而準的方法找出這些自以為對的地方。

如果醫學院的考試不能做到這一點,它與民間覺得應該取消的TSA,又有甚麼分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