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gun antibiotics

我覺得抗生素的使用是一個很揭露人性的議題。對病人自己短期而言,他們主觀上當然覺得使用強力的big gun antibiotics有利無害。但對社會大眾長期來說卻影響深遠,後患無窮。選擇一時的方便還是盡力延長藥物的有效期;只著眼一人的病情還是關注整個社會的健康:這是醫生用藥時必須考慮的後果,也希望病人(和家屬)能夠理解。

網誌登場

之前說過,我這個暑假的目標之一是整理好我曾經寫過的文字,archive到一個更合適的平台。經過幾個星期的努力,我終於將這個專頁裡所有posts轉貼到這個網誌,也分好類,方便讀者跟我自己翻看。Facebook另一個麻煩之處是想重看讀者在舊帖文的回應是要一路scroll到最低,很不方便。所以我也把各帖文的超連結一併複製到網站裡。

只是兩年前的事吧,翻看舊文時也訝異自己心態、知識、經驗上的成長。感謝所有讀者跟我一起走過這段路,也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

以後也會主要在Facebook更新,定期把帖文轉載到網頁裡,希望能為自己的青春留一點紀錄。:)

62. 記者的角色

最近是醫管局和蘋果日報結下樑子還是甚麼呢,報道中接二連三地數落公立醫院,就連跟足指引處方抗生素,都可以是醫療失誤。記者傳媒的專業,彷彿愈來愈模糊於誇張失實的標題當中。

最近躲在家中翻看舊電影《龍紋身的女孩》,當中男主角Mikael因為試圖揭露瑞典富豪洗黑錢而惹上官非。在旁邊心不在焉陪我看的男友到電影中段突然不解:「男主角為甚麼要查案,他是警察嗎?」可不,他是某份獨立雜誌的記者,只為了公眾知情權而竭力追查真相。此系列原著《Millennium》三部曲的作者原也是記者,更因調查涉及敏感資料,為了保障自己和伴侶的私隱而避免成婚,其一生可說是Mikael的真實版。

筆者一向看新聞,只見香港的記者,鮮有握緊第四權的力量而揭露社會不公,反而大多以標題吸引眼球,對八卦事深入鑽研,新議題卻甚少發掘。我認為原因有幾個——

第一,有怎樣的讀者,就有怎樣的報道。搞傳媒是一門生意,自然需求決定供應。看到稍長的文章,大拇指輕輕一掃,再打一句too long didn’t read,再深入的分析沒有受眾,也是徒然。既然大家都只追求Facebook post裏文章選段的搧風點火,或者報道附圖的吸睛文句;花費資源尋根究抵,在商業角度絕不合理。

第二,網媒的興起。從前,就算紙媒有左右紅藍綠之分,它們總算是大家獲取時事資訊之選。當媒體搬到「有圖有真相」掛帥的網絡,眾多人人都能投稿的平台出現,其中稿件質素參差之餘,也模糊了讀者的視線。長篇大論的剖析不再引人注目,反之,我們都想在最短時間概覽海量資訊,專注力、attention span都比以往短。

最近看陳曉蕾一篇訪問(註),裏面一句很得我共鳴「拒絕呃LIKE」。我自己作為網民,當然深知「呃like」的伎倆。但到自己寫文章,卻要儘量避免為了寫出吸引眼球的soundbite,好讓網媒編輯能節錄於Facebook帖文內(《立場》編輯辛苦您了),而犧牲文章的論證、解析。我想,記者也應該要抱著不為「呃like」的態度撰稿,才能真正為公眾知情權發聲。

香港的記者,終有一天能夠真正做到用筆桿為民請命嗎?

註: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5%B0%88%E8%A8%AA-%E7%8F%8D%E6%83%9C%E8%A8%98%E8%80%85-%E6%8B%92%E7%B5%95%E5%91%83like-%E9%99%B3%E6%9B%89%E8%95%BE%E9%80%99%E6%A8%A3%E8%BE%A6%E5%AA%92%E9%AB%94/

圖片來源:pixabay.com

 

Café au lait

#內科 #兒科

請跟我一起用法國腔的普通話讀一次:「咖啡歐蕾」~這除了是fancy一點叫鮮奶咖啡的方法,還是醫學生考試時絕不能遺漏掉的望診結果呢。話說鮮奶咖啡的淺啡色,和慢性腎病患者的皮膚因毒素積累而呈現的顏色相似,所以我們一走到病人床前,就理應一眼看出病人的膚色為「Café au lait complexion」,從而為自己的診斷提供一點線索。另外,一些兒科病人都有可能有咖啡色的斑,也是用「Café au lait spots」去形容的。古人形容病徵,真懂就地取材呢…

圖片來源:cookdiary.net

Orphan Annie’s nucleus

#病理科

當年上病理課時,醫生興奮地用顯微鏡的指針指著如圖中細胞的空心圓型,說「你見佢地d nuclei,咪同Orphan Annie隻眼一樣囉~」我們點著頭,心想這卡通人物肯定不是我們年代的產物,應該不會是我們孤陋寡聞吧… 當時我心中幻想的是《怪誕屍新娘》裡主角的眼睛,現在對比起來,雖不中亦不遠矣。話說回來,圖中的細胞來自甲狀腺癌切片,而Orphan Annie’s nuclei(細胞核)正是用來分辨幾種甲狀腺癌的其中一個特徵。(多寫多錯,就此擱筆)

圖片來源:https://www.pathologystudent.co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l4sw33Do5Q 截圖

看不見的疾病

高質訪問。數月前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突然message我,說自己剛在大學被診斷有阿氏保加症特質。他對此沒大反應,因為他自知自己在社交上一向困難重重,自覺符合自閉症特質的描述。他自己接受了這個診斷,反而家人卻難以適應,甚至因此而不準他到外國交流,怕會引起事故。

普遍香港人,對這些「看不見的疾病」,還真需要多點包容和認識呢。

61. 四年前放榜前一晚

當年放榜前一晚,和同班同學在IFC商場頂樓談了好久,實際說了甚麼不記得了,但那個場面和青春的感覺,至今想起還有點想念。

到DSE放榜當天,我竟然睡過頭遲到了,要全班同學等我派成績單。幸好同班三年的同學也覺這是意料中事(我曾經因為遲到多次被罰留堂…),沒有怪責我。衝進課室,看見課室已成眾生相,有同學成績未達到自己的期望在拭淚,也有同學露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而我自己呢,甫收到成績單沒甚麼感覺,始終自己一開始訂立了這樣的目標,現在「任務達成」,是鬆一口氣多於興奮。

但後來被告知成績合資格和校長合照(其實校長應該完全不認得我們的樣子,不過要交貨給傳媒放上網站甚麼的,總要做些門面工夫),跑下樓梯到校門時,竟也不爭氣地掉了幾滴眼淚。畢竟辛苦了半年天天到圖書館做試題,突然一下子所有努力轉換成數字,羅列在一張不怎麼起眼的A4紙上,霎時有種空虛感襲來,百感交集。

四年前的事情,現在寫出來也覺得當時執著得可笑。那時候哭成淚人的女孩現在剛去完Grad Trip,好快會成為各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了。那個一臉沒所謂的男孩,現在竟然已經要上班,跟我們訴苦說自己「老了」。可能有人當時失手,走了迂迴路,但現在也見他走回自己想行的路,我聽見了這樣的消息,心裡也滿滿的感動。

公開試分數呢,對中學畢業生的將來會有影響,但不消幾年,可能已經是一個苦甜各半的記憶,每年想起,重點都是掛念當時傻傻(毒)的自己吧。

準備工夫做足了,就好好迎接明天吧,最好不要遲到了,免得被全班咒罵呢!

圖片來源:謎米新聞 http://news.memehk.com/posts/16278 選這幅圖因為這正是我當年一回校拿成績單看到的情景,除了相片中的老師外,其他同學我都不認識的,也與本文無關。如本圖侵犯版權,請告知我,我會將它拿下。

註:寫文章時腦裡想著某些同學的影子,如果你對號入座了又想我除掉你的經歷,請告訴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