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從龍虎山中草藥園看中醫藥

龍虎山被喻為「香港大學的後花園」,其實也不為過。在校園咫尺之間已經有背山面海的山徑,山間更隱藏著個中醫藥園,由八十多歲的權叔負責打理。

當日行經藥園,有幸能跟經驗豐富的權叔閒聊。言談之間他對發展本地中藥及涼茶行業的熱情溢於言表,並多番強調中藥鑑定的重要性。

作為一個習西醫之人,我對中醫藥雖了解甚少,但也十分尊重,始終這是古人「trial and error」的成果,而且近年逐漸多了嚴謹的科學研究證實其功效,而我自己也曾經受惠於跌打師傅的醫術。但可惜的是,中醫界裡良莠不齊,既有醫術精明濟世為懷的醫師,也有資歷不明亂打著自然療法旗號的偽冒者。不少標榜「素人」的育兒專頁多次吹捧古法藥方,本身卻未有中醫牌照(就不點名批評了,讀者自行查找吧),就是一例。

況且,面對現今大部分人都看西醫的現實,中醫需要理解西方對病理、藥物的理論,也是無可厚非的。這是否傳統中醫師能夠勝任的呢?昨晚看到一篇報導,指有中醫師的藥粉裡含有撲熱息痛(Paracetamol,即必利痛)成份(https://www.facebook.com/hk.nextmedia/posts/10156306424922448),不知醫師是否了解過量攝取此西藥對肝臟的影響(外國甚至有人為了自殺過量服食必利痛),因而提醒病人注意服用的劑量呢?我知道自香港大學畢業的中醫學生均有西方醫學的課程,但其他「老師傅」呢,就不得而知了。

我自己對文化保育,包括中醫藥文化都頗有興趣,也十分希望有朝一日兩者能並存,相得益彰。但事實是這些現存的問題一天未解決,中醫都難以受規管,更遑論以後與其他專業合作發展。希望中醫的水平能變得更一致,也能有效規管處方中藥藥物的資格,以確保專業不會淪為偽科學者的籌碼。

路線參考: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

延伸閱讀:
中草藥園介紹:
http://paper.takungpao.com/res…/…/20161213/PDF/a8_screen.pdf
我其他有關中醫的文章:
https://medstudenthk.wordpress.com/?s=%E4%B8%AD%E9%86%AB

照片攝於往中草藥園的碧珊徑間

石龍拱

今次的路徑由荃灣港安醫院出發,我們可以借機說一下私家醫院。

向來香港都沒有私家精神病房,需要住院的病人,只能入住公立醫院,或者花費鉅款到海外就醫。新落成的港怡醫院號稱是全港第一間擁有精神病部門的私家醫院,可是這亦非它們重點發展的項目。

始終精神病人住院時間長,花錢能力卻不高(怎夠逐個棉花計錢的手術高回報?),頂多照照腦部和花錢買一日三餐。作為牟利的商人,病人不是他們唯一的責任,公司營運甚至股東利益都是重要的考慮。

私家醫療市場是必然存在的物體。環顧全球,醫療可達性(accessibility)最平等的國家應是加拿大,當地所有醫院、醫務所皆為政府擁有,價格是就算囊中羞澀的但富有人等仍可尋求更高質素的「私家」服務——到美國去。所以,財富不均就必然會帶來醫療服務質素的差異,我們只能在其中尋求折衷,盡可能達到最好。

路線參考:http://www.oasistrek.com/shek_lung_kung.php

新娘潭

小妹胸無墨水,唯有跟大家分享一段黃佩佳先生於一九三八年寫新娘潭的文字:

「『八仙嶺下新娘潭,飛瀑懸崖夕照間;
遠籟生林潭逝影,一春如夢落花間。』

在新界東北,烏蛟騰村之西南,去大埔墟七、八英里,倚八仙嶺之麓,幽壑懸崖,巨瀑飛濺,瀉於潭中,如霧如雨;小立其前,寒徹快襟。其旁萬木扶疎,風生還籟,炎夏至此,有如九秋,神為之怡。傳明末清初,有于歸新婦過而溺於潭中,故名。」

—摘自《香港本地風光 ● 附新界百詠》(黃佩佳著)

照鏡潭

沿途見到好多父母帶同年幼的子女攀上爬落,令我想起以前父親也喜歡駕車載我到郊外遊玩,可惜年少不懂事,愛當書呆子多於遊山玩水,沒有珍惜一家人團圓的時間。到現在已經太遲了,卻每次見到父親疼愛子女的場面,都會又羨慕又感動。

有次在病房外準備考試,有名孩子正被推進手術室。一個男人追著病床,輕拍著小孩的肩膀,跟他說別害怕,你醒來後張開眼就會見到熟悉的家人。病床消失於門外後,男人的笑容瞬間轉為憂心,更問同樣(為考試而)擔心的我,是否知道手術的成功率。我當然不敢回答,也相信他需要的不是實際的答案(他應該已經問過主診醫生多次),只是心理上的安慰。

臨走前我跟男人說,小孩有你這樣的爸爸,真幸福。轉身離開時,我心裡暗地希望這幸福一直存在。雖然我心知這畫面只要有任何一方踏歪一步,就會永遠消失。

【行山札記】赤柱軍營-斜炮頂-犀牛石

一條兩小時內就可完成的路段(不計交通和影相時間),很適合港島區的朋友即興走一趟。上山的路段不難,只是個177米的小山;但走到犀牛石的「打卡位」就需要一點腳力了,在石間和草叢中行走可能不符合某些人對遠足的定義,可能會嚇怕一些不習慣行山的朋友呢!

起終點:赤柱軍營

  • 260(中環交易廣場-赤柱市集總站,約30分鐘),轉入黃麻角道,直行到底就是起點了。
  • 14(嘉亨灣-赤柱炮台閘口,所需時間較長),路段入口在車站對面。
  • 6A(中環交易廣場-赤柱炮台閘口,只有早上或黃昏繁忙時間),同上。
  • 的士(至筲箕灣地鐵站約$80)
路線非常簡單,從軍營左側的梯級拾級而上,走大約15分鐘到頂,可見一標高柱。沿標柱右邊綁著絲帶/尼龍繩帶的小徑在石隙中下行(基本上只有一條路所以沒有機會迷路吧),邊走邊拍照,大概45分鐘就到達犀牛石了!注意途中遇著一個頗高的大石,不用擔心走錯路,其實只要小心一點滑下去就可以了 🙂 回程因為不用拍照,大概20分鐘就走回起點了~
全長(連黃麻角道來回):4.7公里(用GPS計算,可能有誤)
所需時間:
  • 由赤柱監獄開始走動時間:1小時30分鐘
  • 全程連休息、拍照時間:3小時

更多資料:http://www.oasistrek.com/che_pau_teng.php

路線圖:
我下錯了車,要由赤柱監獄走回黃麻角道,所以路線距離不太準確,不好意思 ^.^’ 本文所寫的起終點為地圖中的第⓷號,其實全長只有1.5公里 😛

【行山札記2】瀑布灣-南朗山: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

又想拍照,又想行山,魚與熊掌可以兼得的方法就是把兩個行程結合成一條路線。因此這條路徑不算是純行山,應該八成時間都是在市區行馬路吧。末段的南朗山其實為海洋公園後山,上山途中還可以聽到遊客完過山車時的尖叫聲,十分有趣。近山頂位置有直升機台,可以360度俯瞰深淺水灣及海洋公園的風景。日暮西山時可以遠眺深灣,沿途景色優美,難度不高,拍下來的照片應該可以post上網「呃like」的 😛

起點:瀑布灣(近華富邨)
170/970/40/94A/42/4X/43M/41A/40M/A10/73/42C 巴士(華清樓下車)沿瀑布灣路下走至瀑布灣公園,一直往右走下樓梯,跨過欄桿即達瀑布灣。

瀑布灣向黃竹坑方向的馬路非常易行,既平坦又安全,只要沿著行人路向前走一定不會走錯路。途中經過「魚類統營處」,恕我孤陋寡聞,其實一直只在巴士上飛馳經過,沒有踏足過,今次算是瞭解「香港曾是一個小漁村」的意義了。突發奇想,如果政府把其發展成類似東京築地市場的遊客景點可以嗎?言歸正傳,走到近鴨脷洲大橋時記得轉左告別海提,沿香葉道的引水道前走至南朗山道。在南朗山道熟食市場轉右走馬路上山,途徑新加坡國際學校和加拿大國際學校,到達山徑入口。

山徑先是石屎樓梯,一口氣走上去就能完成整座山三分之二的高度了!至涼亭後轉右則為平坦得多的山路,經過石墳後到達直升機台,下圖的深水灣景色就是在這裡拍的 🙂 再信步上山頂有一發電站。手機地圖標示還有小徑下海洋公園的閘口,但是路徑入口已經雜草叢生,上網查證後發現該是海洋公園為防止遊客從後山潛入樂園,刻意不打理山徑,我們若非專業人士,就不要冒著犯法和滾下山的危險開路了。原路走回南朗山路,左手邊會經過幾條樓梯,都可以下走直達深灣,即是我們的終點了。如果口渴的話可以到總站旁的超級市場買點飲料才乘巴士離開 😀

終點:深灣道公共交通總站
• 72A/48/75/973P/97A 巴士(到銅鑼灣、中環、尖沙嘴等市區)
• 29/59/59A 小巴(到鴨脷洲/堅尼地城地鐵站)

全長:10.4公里(用GPS計算,可能有誤)

所需時間:
• 淨走動時間:1小時50分鐘
• 全程連拍照時間:4小時

更多資料:
• http://skpoon.blogspot.hk/2015/04/2015-04-12.html
• http://www.oasistrek.com/brick_hill.php

路線圖:

 

【行山札記】小西灣-龍躍徑-大浪灣:連不喜歡行山的朋友都會愛上的行山路段

連不喜歡行山的朋友都會愛上的行山路段!這是一段在石屎森林難得找到的清泉,除了靠近市區,交通方便,上下山也不算陡峭,可以慢慢邊走邊欣賞山下海灣的景色。中間路段山路平坦,景色開揚,一下子豁然開朗,差點以為自己身處新界呢 🙂

起點:小西灣海濱公園-龍躍徑入口

  • 62A小巴(杏花村公共運輸交匯處-藍灣半島公共運輸交匯處,車程約10分鐘),沿小西灣道向東走即到起點。
  • 61小巴(旺角快富街-藍灣半島公共運輸交匯處),同上。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只要找到龍躍徑的入口,初次行山的朋友也可以輕鬆沿著指示牌走到龍躍公園,全程都是水泥路,就像逛街一樣容易 🙂 龍躍公園是龍躍徑的終點,之後可以轉上砵甸乍山郊遊徑,入口有明顯的指示牌和地圖。(如果你看那幅地圖:我們先走一段紅色星星標示的郊遊徑,至第二個涼亭轉至山徑到大浪灣。)一直走到分岔路,如果有氣力的可以在上砵甸乍山頂;如果想悠閒一點,就可開始下坡的道路。沿途有不遜色於龍的「影相位」,如果天氣晴朗的話可以遠眺石澳的景色喔!看到「大浪亭」就代表我們的旅程已經到達尾聲,再前走就應該可以看見滑浪者聚集的大浪灣和受保護的大浪灣石刻。如果天氣適合,可以在終點燒烤或玩水。所以這也算是條適合一家大小共聚天倫的輕鬆小徑 😀

終點:大浪灣
可乘紅van到筲箕灣地鐵站。

全長:2.7公里(用GPS計算可能有誤)
所需時間:
  • 淨走動時間:1小時
  • 全程連休息、拍照時間:2小時

路線圖:
captura-de-pantalla-2016-12-06-a-las-9-16-48-pm

更多資料:http://www.hike.hk/load.jsp?route=bwb&page=1

50. 在我自己的大學,我成了外來者

有些感覺不吐不快,但又怕說錯話政治不正確。

昨天參加了香港大學的通識毅行(註),一天走完了整條五十公里的港島徑。我和隊員們都分別參加過幾屆,所以對於路線的長度、肌肉和關節的酸軟情況等,我還是有心理準備的。

沒有準備到的,卻是整天下來和其他隊的主要溝通語言變成了——普。通。話。這是個開放給全校學生的活動,大會甚至鼓勵本地和外地生合併組隊參加,簡介會和當場都使用雙語進行,本來的出發點都很好。

但當你在山徑間說「excuse me」,換來的是「bù hǎo yì sī」;當你善意地用廣東話指著圖文並茂的指示牌,提醒同學蕉皮和垃圾要分開放,對方卻置若罔聞,最後你反要沒好氣地拋下一句「lā jī,nà biān」;當你氣喘吁吁地到達每一個checkpoint,都只聽見操普通話的同學高談闊論……

甚至在途中遇見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對我們指指點點,認為我們是來自內地的交換生還是來港參加交流團甚麼的,只因穿著一襲橙衣的參加者中,幾乎沒有哪個不是正說著普通話的。

你就知道,你在屬於自己的大學中成了異類。說自己的語言沒有用,因為他們不懂;甚至你說英文,他們回答普通話。你多麼想與政治割蓆絕交,好好地當一回只會享樂的青蛙,卻在不知不覺在溫水中被煮熟成發不出聲的少數。

隊員從外國交流返港,不期然吐出一句:回港後覺得操普通話的內地生多了。的確近期的新聞也顯出他們在港大校園的影響愈來愈大。此孰好孰壞,我不願猜測,始終我不想被冠上「歧視」的罪名,但這個情況只會愈發明顯,好補足大學「國際化」的需要。

此刻我忽爾慶幸,醫學院主要都只收會說廣東話的學生。至少眼不見為淨,「暫時來說」,我們的醫學院未失守。

後記:此文並非旨在搧動甚麼反中亂港的情緒,只是一個香港大學生看著屬於自己的地方愈來愈陌生,不由得心生傷感而矣。

註:通識毅行由HKU GE – General Education Uni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舉行,這篇文章只是我對香港現狀的情感抒發,並不是大會的安排不好啊。請繼續舉辦,下年我還是會參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