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邏輯練習:反對槍械管制的理由

新年時分,本來不應該寫如此嚴肅的話題。但美國前兩天的校園槍擊案,卻令我想起我在半年前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時所寫的一篇文章。

每次大型槍擊案後,新聞報導下必然附帶一堆有關收緊槍械管制的回應,然後下面有更多的人拋出形形色色的理由反對。上課時教授提出一個練習:叫我們提出符合邏輯的理據反對槍械管制。

「美國憲法第二條正案賦與國民權利擁有槍械,不要借故侵犯我們的人權!」
——美國人喜歡把「權利」掛在嘴邊,所以有憲法支持的「自由」,更加名正言順,不是嗎?原來,這條修正案源於幾百年前,那時未有自動步槍,也是個靠武器就能起義爭取獨立的時代。修正案制定的原意是讓市民監察政府,有需要時用武力更換執政者。不過,現代武器發展神速,政府擁有的軍火,又豈是區區血內之驅手執搶枝所能敗?此修正案是否合時宜一早存疑,也不適合作捍衞「自由」、「平等」、「人權」等價值觀的金科玉律。更甚者,就算第二修正案本身,也寫明槍械需要well-regulated呢。

「有錯的是人,不是槍枝。所以我們應該阻止有精神病/不良紀錄的人買槍,而非一筆過管制槍械。」
——一般人對此論據的反駁,應是槍械殺傷力比用刀或徒手大,而且很多大形槍殺案的兇徒在事發前根本沒有先兆,與其冒險,不如寧缺勿濫。但原來還有個更科學的答法:假設擁有槍械並不會增加人犯案的機會,那有槍械管制的國家和美國的人均傷人案比率應該相若。換個角度看,美國的槍擊案奇多,但其他種類的案件(如刀傷、推人下樓等)卻沒有顯著地比有槍械管制的國家少。這雖然是非常初步的推測,卻表明了槍枝並不是獨立於犯案率的存在。因此,管制槍械不單能減少這些槍擊案的行凶手段,也在解決它們出現的原因之一(但是【擁有槍械】→【大型槍擊案】之間實際的連結還有待研究,可惜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撥予研究槍械暴力的金額甚少)。

「想買槍的人,怎樣也會從黑市買到槍,管制根本治標不治本。」
——把這思考方法延伸至其他例子,就能顯明其荒謬。黑市怎也存在,難道煙、毒品等明擺著害大於利的物品,也該隨便於市面上流通嗎?再退一步,認同以上說法的人,也同意以下推論:因為總有人會無牌駕駛,所以不需有駕駛執照制度;因為有人會冒認執業律師,所以律師不需註冊或登記……等等。若非,同意者必需提出理由,為何槍械管制獨獨異於以上其他例子?

其他不符合邏輯的說法,例如「管制槍械減少經濟收入」、「需要槍械用作自衞」等,只要參考其他國家的例子就能反駁——最常見的比較對象是澳洲,自從實施了槍械管制,當地再沒有發生大型槍擊案。難道澳洲不需要理會其經濟狀況嗎?難道澳洲人民不需要保護自己嗎?如此一比,就能理解以上只是反對者片面的看法。

從公共衞生的角度看,因暴力(violence)引致的死亡和「disability-adjusted life loss」是非常嚴重且有方法解決的問題。如果我們還是拘泥於用多年前對自由的看法,那我們在減少不必要的死亡和「years of life loss」的行動上只會停滯不前。大家的看法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