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rey Floating Village

城市人每次出遊,總喜歡到偏僻處尋找隱世桃源,愈原始愈不商業化,就愈好。至少我自己見慣了大城市的五光十色,心想遠道而來,再看這些一式一樣、充斥著連鎖店舖的商場(外加總出現在這些地方的操普通話大媽),只覺浪費先前一番長途跋涉。

今次到柬埔寨某水上浮村遊歷,卻百感交集。乘船處是個不折不扣的窮鄉僻壤,一路私家車駛得很慢,免得車子搖晃得厲害。因為漁村遊客不多,沿途沒有一貫在旅遊景點乞討或賣紀念品的小孩(題外話,為了鼓勵他們完成學業,請不要助長他們行乞),只有自顧自打魚或者開船的孩子。臨上船,倒有一女孩興奮地拿相機拍我們這些「外國人」照,應該是因為我們是稀客吧!

我不禁想,自己為了遊歷世界,帶給這些村民的是希望還是失望呢?他們心知自己十有八九終其一生都逃不出(或者正面一點——離開不了)貧窮的家鄉,而看著一車又一車、一船又一船的觀光客信步而過,又匆匆看過日落後離開,會不會心想自己真像動物園的困獸,只能任由外人予求予取他們心中的原始風貌?(而他們還要光明正大拿著一疊美金討價還價。)

最近翻看電影《雲圖》(Cloud Atlas),其中有一幕黑奴被鞭打,原因是他小時曾經出海,見識得這個世界太多,所以再也成為不了甘於現狀的奴隸。因為他的眼界開了,所以心中有了希/奢望。我們作為遊客踏足未開發成旅遊點的落後地區(非貶義),是給予了他們認識世界的機會,還是剝削了他們因無知而擁有的幸福?

或許我永遠不敢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自己也是膚淺的觀光客,去旅行就是希望能看見和自己平時生活所經歷有所不同的風土人情。而這就只能從無可選擇的當地居民身上索取啊。怎樣才能取得平衡,使我不好成為只帶來害處的旅客——就像六七十年代穿著卡其色短褲、周圍厭煩人不懂說英語的美國Gringos,或八十年代一車車嚇壞居民的日本旅行團,或現在揮灑著一大疊人民幣橫行的中國遊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