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hall的回憶

有時候會覺得當時住hall沒有機會感受到sports team的熱血是種遺憾,不過轉念一想算了吧,一向缺乏運動細胞的我應該捱不到多久  (我都是專心打辯論吧)

不過舍堂也帶給我很多「睇波」的回憶,相信毒毒的我如果沒有住hall,應該到現在都未看過一場完整的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