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對feminism,但支持gender equality或humanism」

好多人說,還說甚麼feminism,說甚麼女生所受的不公,現在這個時代,好明顯女生就是活得更優越。
親愛的寫/說得出這樣的文字的人,我懇請你張開你的雙眼,不要把目光只放在所謂「已發展國家」的情況上(不代表這些地方沒有性別待遇差別的問題)。
還有那些說「我反對feminism,但支持gender equality或humanism」的人:搞清楚好不好,純正的女權主義本來就是要追求兩性平等待遇啊,你在反對甚麼。
關於性別議題,香港人真的很缺乏認知與討論,所以才會一直都被既有的stereotype框框停止自己的思考步伐。
如果甚麼時候有時間,對此也寫篇文章也好。

(這段影片也存在一些種族與宗教定型,有點從典型西方ethnocentric的視點出發,其實不無問題,不過將就將就吧)

48. 快快的成長

逐漸脫離演講廳裡一大班同學簇擁著上課所以可以逃避講者問題的安舒區,由今個學年起,我們愈來愈多臨床學習(bedside teaching),學習模式的轉變既令我一開始稍微無所適從,但也同時使我更瞭解自己學習的意義。

課是這樣上的:五六個同學一組,配上一名醫生或教授為臨床導師,接著幾小時就全憑你之前閱讀了幾多,記住了多少,和當天的狀態了。以上任何一樣不足,換來的就是醫生問完問題後一片令人猶如芒刺在背的寂靜,然後他開始露出不耐煩之色,我們攪盡腦汁勉強推斷出答案,話到口邊卻張口結舌,場面好不尷尬。

不過,在「明明讀過卻將不同概念混為一談所以頭腦混亂」和「睏睠極了所以腦袋完全轉不動」等等的無力感來襲之間,也有不少令我會心微笑的片段:例如那些「eureka」式的發現——原來用雙手真的可以感受到脹大了的肝!原來硬的淋巴核是這樣的手感!又例如看著醫生一步步邏輯推斷,明明所有知識我們都懂,怎麼我們總不能把它們連接起來,要到最後才恍然大悟?又例如自己反覆看了好幾次為各身體器官做檢查的示範影片,到上課時果能一步不漏地重演出來,那種吁一口氣的成功感也確實令你覺得努力是有回報的。

Integrated block(連接「理論學習」和「臨床學習」的時段)上星期五完結了,意味著clinical years真的開始了,「來真的了」。一位教授在跟我們上完課後,有點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You’ve really got to grow, to mature fast. Because in a few years’ time, you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others’ lives.」嗯,要快速地成長、吸收和進步,這是對自己和他人都要履行的責任。

圖片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