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議員

話說我升大學時JUPAS的第三志願是想當通識老師呢。

所以現在看試題,腦中都會浮現出當年自動自覺的答題「本能」:立場、正論、反論、駁論。其實沒有甚麼題目會令我驚訝或者「火都嚟」,反正你覺得題中兩項variables沒有關係的話也可以直接回答呀,最重要是言之成理、有事實例子支持、不要妄下判斷。

不過老實說,梁議員的回應真的令人不敢恭維。一分鐘這麼長,夠粵語辯論中辯員答完一道台下發問了。但梁議員除了主觀的情緒發洩和重覆試卷題目以外,完全沒有提過為何這樣的擬題方式不對,為何這樣的題目分不出考生的高下。通識教育成效很在乎老師的教法和學生的苦功,但至少(我覺得)訓練到考生最基本的邏輯和思辯能力。

「抽水」不是不行,但起碼不要手段低到連文憑試考生都不如。借考生對考評局的不滿,作出沒質素沒論點沒意義的宣言,完美暴露自己在闡述觀點上的不足之處。

香港有這樣的議員,真令我哭笑不得。還花了我一分鐘聽一輪情緒發洩毫無意義的話,用了我十幾分鐘幫你發掘哪裡仍需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