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成熟時

另一組M21的作品。

雖然創立香港大學醫學人文科的教授已經因病辭世,但他看見了現在的一年級同學如此用心,也會很高興的吧?

而我也會在灰心的時候,記得有位老師曾經教我們「be in the present moment」,嘗試用禪鐘教我們從繃緊的醫科生活中放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