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對突如其來的評論的幾點回應

我沒想過自己粗絀的文筆能獲這麼多的關注和轉載,本來只是想記錄下一些想法和見聞,在友儕間傳閱。開始寫作時不打算沾政治,始終題材敏感而且引起的迴響有正有反,我害怕面對批評呢。但你不去沾染政治,社會上的不公義也可自己找上你。既然我已經建立了這樣的平台讓我發佈所思所想,那為我所鍾愛的社會略盡綿力,也是理所當然的。

有人問為甚麼我只抱怨學生受委屈,卻不解釋我們行動背後的理念。其實當初寫這篇文章,只想客觀地描述一下我所親身經歷的,和主流媒體所映射出的畫面有何異同。我喜歡歷史,歷史很重視第一手資料。我相信港大同學正在締造歷史,所以我要負責任地為師弟妹和不知情者留下一點記錄。寫作時不自覺加上了憤怒和論斷的語氣,卻是我嫩澀的文筆所致。我希望盡量以事論事,如果我真要浪漫化學生的行為,我會使用更義憤填膺、更propaganda式的語氣吧。

其實每人的政治取態和接受能力不同,就算我只講道理,也未必能說服讀者改變一直以來培養的價值觀。黑白之間有無數個灰,左右紅藍綠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正如我反對特首為必然校監,我認為需要檢討香港大學條例,但我不能認同罷課行動,因為我想尊重每位老師備課的努力——儘管這是學生能做到最和理非非又最激烈的抗爭手段之一。你可以覺得學生過份暴力,但他又可以覺得示威太溫和沒有成效。有人說有「等埋首副」的前車之鑑,不能就此對校委會方向性而非行動性的決定「袋住先」;也有人嫌學生得一想二,無理取鬧。在論述事實以外,我並不想為學生的行為下太多註腳,模糊文章的焦點。

重點是,一些有權之士具爭議性的行為,往往受主流媒體忽略;手無寸鐵的學生卻被塑造成暴民、易受唆擺的形象。很多事的是非對錯不能輕易判定,難道負責紀女士的救護員可以隨便透露病人私隱,來證實或反駁她的說辭嗎?旁觀者如何評價社會運動,或多或少受其所知的資訊所限。學生沒有李主席的資源去開記者會,就唯有靠我們的親身經歷去澄清。無論你是否贊同學生的行為,請不要把警察濫權、學生被拒進入校園、權貴者胡亂召喚救護車等荒誕事當作社會常態,甚至對其司空見慣、視而不見。

最後,有關我的身份。都說我害怕秋後算帳,不是所有人都有公開與權貴為敵的勇氣,所以我還是隱姓埋名好了。我只是一介平凡醫學生,大家素昧平生,如果我以為加上自己的名字可以令文章更可信,那我似乎太自滿了。如果還對我的學生身份有懷疑的話,就請看看本page裡其他文章,我不相信一個非醫學生寫得出這樣的經歷。

PS. 剛開page時打算每個珍貴的comment都認真回應,但上篇反應熱烈而我學業繁重,不能一一回覆,請見諒。

圖片來源:themetapicture.com
這幅卡通很發人深省,幾年前看過到現在還記得,套用在現今的香港還挺適合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