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從紙上談兵開始

經過五六次由醫生帶領的tutorial sessions(小組導修課),由家庭醫學的角度分享與病人溝通的技巧,我們終於要實戰了。我們要在鴨脷洲的普通科門診診所進行六分鐘問診,負責的醫生笑說這是我們在開始臨床學習之前,第一次以專業的醫學生身份看病人。

不少病人都是樂意答應我們的要求的,儘管我們都不大鎮定,甚至有點手足無措。六分鐘,已經比醫院門診裡每位病人獲分配的時間為之多了,但我們怎樣才能好好運用這六分鐘,去獲取足夠的病歷與資訊呢?平常PBL(Problem-based learning,我們每週兩次以病例為教學材料的課堂)的時候我們總可以天馬行空的拋出一條條問題,上至家族遺傳病學歷史,下至病人工作情況、煙酒習慣都是醫生需要知道的資訊,但在真實的場景裡,我們又是否可以一一得到答案?

我們一方面希望病人坦誠交代自己的病歷,一方面卻暗暗希望病人都是簡單的高血壓、高血糖複診,以免我們被病人「考起」。誠然,我們都已經有一定的醫學知識,但作為學生,我們不可以作任何診斷,始終我們資歷尚淺。面對特殊的病徵,我們會否啞口無言,病人還會對這群支吾以對的醫學生有信心嗎?

更困難的,卻是如何準確地詢問病史,又能讓病人感到我們的關心與體諒。導修課和PBL裡我們很清楚那堆口訣,如何從open-ended questions(開放式問題)問到仔細的yes/no questions、如何營造適當的氣氛讓病人暢所欲言、如何適當地暫停說話讓病人消化問題⋯⋯但實際上,語氣的輕重、停頓的長短、眼神接觸、肢體語言等都要我們自己拿捏。所以老師一再強調,「Medicine is not only about science, it is also an art.」意指瞭解病理、身體結構之外,醫學也包涵與人溝通的藝術。

三個小時的問診錄影,無驚無險地在這個和香港仔一橋相隔的小島過了。我們遇到的病人各式各樣,有些一看見錄影鏡頭就支支吾吾、不願多說,有些非常友善,更主動叫我們要放鬆心情。我相信到clinical years(臨場學習),我們這些古怪青澀的表現會消失無蹤。但那時,我們還會戰戰兢兢、謙卑對待每一個遇見的病人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